关于雅美佳 ABOUT US
专家团队 EXPERT TEAM
工程项目 PROJECTS
种质资源 RESOURCES
湿地产品 PRODUCTS
湿地产业 INDUSTRY
资料下载 DOWNLOAD


 

在线留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湿地新闻热点聚焦 > 保护好这片湿地 便珍惜了万年时光

字号:   

保护好这片湿地 便珍惜了万年时光

浏览次数: 日期:2012年8月14日 08:48

中国绿色时报8月9日报道(记者 彭绍兴 黄仁辉 刘会生) “希望和未来不在草地和耕种的田野上,也不在乡镇和城市里,而是在无法进入的、令人恐惧的沼泽地中。”美国科学家梭罗这样说过。

在湘赣两省交界处的罗霄山脉的崇山峻岭中,便深藏着一片处子般的高山湿地――炎陵湿地。这蕴藏着万年历史的土地,神秘而令人向往。

令人惊叹的低等植物处女地

炎陵湿地位于湖南省炎陵县桃源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桃源洞保护区在罗霄山脉中段,为南岭山地向湘中丘陵过渡的边缘地带,海拔1000米以上,具有丘状中山山原特点,坡度平缓。区内最高峰神农峰海拔2115.2米,为湖南省第一高峰。高山台地与丘状山原为沼泽湿地的形成创造了地形条件。

考察发现,高山湿地1.24万亩,位于海拔1400米-1800米的高山平台、丘状山地之上,类型有沼泽化草甸、灌丛沼泽、草本沼泽、森林沼泽。至今,这片湿地方圆10公里内,没有村落、居民和公路,更没有工厂打扰,一切都是原始的模样――这或许正是上万年的高山湿地得以保存至今的社会条件。

据专家介绍,炎陵湿地是我国长江以南地区保存完好的泥炭藓与金发藓共生沼泽化湿地,在湿地生态系统中具有较强的典型性、特殊性、代表性和稀缺性,保护、科研、观赏价值极高。在常年大雾笼罩的湘赣边地,江西坳至赵公亭一线,厚达半米的沼泽湿地标志性物种金发藓、泥炭藓郁郁葱葱,底下是积存万年下来的厚厚泥炭。很多初次深入此地的调查人员都会被这里众多而未被丝毫“污染”的低等植物所震惊!“这完全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的宝库。”队员们由衷感叹。

愈高愈美丽

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更为风光旖旎,气候宜人。

春季,这里处处花团锦簇,碧波荡漾,绿树成荫。放眼远望,漫山遍野都是密集的苔藓、草甸、植被,还有波光粼粼的小溪、湖泊。那些嫩嫩的绿啊,总使人生出一些欲望,想摘下来尝尝,想融进去,甚至想不再醒来。

秋季,也是这里最美的季节。那时,沼泽湿地内的泥炭藓与金发藓一片金黄色,随着冷空气南下,罗霄山山谷中的树叶开始变色。渐渐地,这里的植物涂上赤橙黄绿等各种颜色,化为一片争奇斗艳的五彩缤纷。金黄、橙黄、火红、碧绿,以及许多说不出名的色彩,斑斓如锦缎般交织成南国特色的彩林景观,十分迷人。

高山湿地凭借独特的景色,成为众多“驴友”与摄影者的天堂,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前来探寻,直面湿地,直面大自然,享受宁静之美,锻炼身心之灵。

不可不说的“野性”大院林场

盛夏7月,应朋友之邀,我再次走进这片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我们于前晚驱车赶到桃源洞保护区腹地――大院林场住下,翌日一早出发,前往养在深闺的高山湿地。

夏日清晨,海拔1450米的大院林场空气格外清凉。虽然太阳已经出来,但温度低得还可以称为“冷”。清澈蓝天,簇簇白云似乎触手可及。

大院林场的管辖面积13多万亩,到处是绵延起伏、被树木和茅草覆盖的山脉,生态保护良好,处处溪水潺潺、树木繁茂、物种丰富,是难得的天然氧吧。这里不仅生长着世界珍稀植物品种南方红豆杉、福建柏、南方铁杉等树种,还时常有新的植物被发现,在冠以“大院”地域名后载入世界植物志书,大院冷杉、大院石栎、大院花楸、大院榛等便是其中代表。

“大院,真是我见过的最野性的地方。”很多游客初次到大院林场都会这样说。

护林员龚庆发 也是“护藓人”

高山沼泽湿地的大部分分布在林场附近。我们一行6人一早从场部向高山湿地进发,随行的,有一位桃源洞自然保护区的护林员,叫龚庆发。

过了大院冷杉群落与南方铁杉群落后,我们沿着一条沧桑斑驳的古驿道上山。300多年前,这是一条繁华的商道,商人们或挑着担子,或牵着负重的马匹,来往于湘赣两地。300多年后,我们踏着被苔藓覆盖的古道,前往那1万多年前形成的高山湿地。

一边走,我们与龚庆发一边聊天。

龚庆发说,1982年,保护区刚成立,他的父亲――39岁的龚儒贵是最早的一批护林人之一。2008年,龚儒贵开始带着38岁的儿子巡山。“他认为自己老了走不动,可以让我接班了。”眼前这位不善言辞的中年男子告诉我们,2009年他接下父亲的班,开始了每天的巡山护林工作。

尽管曾亲眼见到父亲因举报他人偷猎而被人找上家门毒打,他依然勇敢制止不法分子偷砍保护区树木、扯泥炭藓。“干的泥炭藓可以吸收25倍于自身重量的水分”,龚庆发说,“靠山吃山,过去很多农户常常上山来摘,晒干后卖到广东的花卉市场,用来为那里要出口的花卉保湿。如果不管,一个人一年能卖个两三千元,也算一笔收入。不过,2010年,这些泥炭藓被林业部门正式保护起来了,再这么干就是违法的……”

高山上的“希望和未来”

        一路往上,伴随着我们的溪水逐渐消失了。用万年时光雕刻而成的泥炭藓与金发藓共生沼泽化草甸,似一张铺撒在海拔1700多米的高原盆地中的绿色地毯,吸引着人们似婴儿般回归自然母亲的怀抱,又如同陈酿的美酒,让人如醉如痴,越饮越醇。

        你看哪,金发藓、泥苔藓从泥炭中生长出来,一排排、一丛丛、一丘丘,沿着山丘消失在湖光山色中……

        和我一起远道而来的一位朋友,抬脚便要步入其中。龚庆发急忙提醒说:“把鞋子脱掉,不然鞋子会浸湿。”

        满眼绿色和金黄色的藓类,看不到半点水分的存在,但光着脚丫踏出第一步时,冰凉的水便从软如海绵的藓类下溢出,迅速漫过脚背。我们向草甸区深处走去,泥炭藓和金发藓也越发茂盛,抓起一把,褐红色的根系下面是湿漉漉的黑色泥土。

        “去年,科考队员在这里成功取得了草甸下0米-2.7米深处的连续剖面,初步推断,沼泽化草甸湿地存活年代达1万年以上。这里的主要沉积物质为泥炭或有机质淤泥,厚度在2.7米以上,有机质含量超过30%以上,各方面价值极高。”另一随行的保护区工作人员曾茂生如是说。

        炎陵海拔1700米高处的这块湿地,形成原因主要是沼泽化草甸的植物残体在长期滞水条件下,积累为较稳定的有机物堆积层。主要物质为泥炭或富含有机制的淤泥。湿地的藓丘此起彼伏,极为美观。

        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淡水之源”、“物产宝库”、“地球碳库”。联合国环境署、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世界自然基金会把森林、海洋、湿地并列为全球三大生态系统。因此,炎陵这片万年不出“闺门”的高山湿地可谓是大自然对人类的赐予,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去保护它,帮助它恢复完善生态功能,也通过它的无私给予,获得生存发展的更好资源。

所属类别: 热点聚焦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